歡迎來到第一旅游網!
當前位置: 首頁 * 首頁 * 專家
家庭農場更有效率嗎?——基于理論與實證的比較分析
第一旅游網:www.595405.tw      發布時間:2020-08-14      字號:【

        一、引言
  
  有效率的組織是經濟增長的關鍵(諾斯,1999),家庭農場作為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是促進農業集約化、專業化、規?;?、現代化經營的有效組織形式。目前,國內外學者已經從不同角度對家庭農場進行了較為深入的研究,主要包括以下幾個方面的內容。
  
  一是家庭農場的存續問題。關于家庭農場的存續問題有兩派截然不同的觀點:一派的主要觀點是小農的性質決定其無法與先進的生產力相容,雇工經營的資本主義大農場將取代以家庭為基本經濟單位的小農場;另一派的主要觀點是小農家庭農場具有強韌的生命力,能以其“農民生產方式”抵御資本主義的滲透而不會被資本主義所改造。黃宗智(2012)沿襲了恰亞諾夫的邏輯,認為面對三大歷史性變遷交匯的現實,中國農業正在形成的資本和勞動雙密集型的“新農業”家庭農場和適度規模的“舊農業”家庭農場將是中國未來農業發展的主要力量。
  
  二是家庭農場的效率問題。農業生產監督和度量先天性困難使其對經營組織形式提出了較高的要求,而家庭農場所具有的內在制度優勢,尤其是其激勵與約束機制,正好適應了農業所具有的勞動監督度量困難等特點。高強等(2013)也認為家庭農場經營體制具有不可比擬的經濟效率和絕對優勢,有利于農業的集約化、專業化、規?;?、產業化經營。Jensen和Meckling(1976)發現,代理成本的存在使得家庭農場的效率要優于雇工經營的農場。
  
  三是家庭農場的規模與產出效率關系問題。20世紀60年代以前,各國的學者都堅信大農場能夠更有效率地實行機械化、專業化和集約化生產。舒爾茨(1964)率先反駁了大規模農場更有效率的觀點,Sen(1966)通過更細密的研究表明,隨著農場規模的擴大,單位面積的土地產出明顯下降,即后來被稱為農業發展中的“IR關系(inverse relationship)”。Saini、Bardhan(1973)、危薇、杜志雄(2019)等也從不同的角度采用不同的計量方法驗證了“IR關系”的正確性。
  
  綜上所述,國內外專家學者在家庭農場研究方面已經取得了很多有價值的思想理論觀點,對后續的擴展和深入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借鑒意義和參考價值。但是從總體上講,國內學者對家庭農場的研究尚處于起步階段,仍有許多關鍵問題有待進一步的探索和研究。比如,與小農戶相比,家庭農場到底是不是有較高生產效率的農業組織形式?能否成為農業生產特別是糧食生產的主導力量?家庭農場的經營規模與其產出效率具有什么樣的關系?這些問題既是重要的理論命題,也是實踐和政策需求命題,更是需要亟待展開系統和深入研究的重要現實課題。為此,本文將在借鑒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礎上,以糧食類家庭農場作為研究對象,利用規模經濟理論、專業化分工理論、契約理論等相關經濟理論,構建家庭農場的基本理論分析框架,利用問卷調研數據對上述問題做深入實證研究。
  
  二、家庭農場經營績效的理論分析
  
 ?。ㄒ唬┘彝マr場是具有較高生產效率的農業經營主體
  
  1. 家庭農場具有家庭經營的傳統優勢。農業生產對自然條件的巨大依賴是農業組織影響深遠的、最基本的部門專屬特征。農業生產通常需要長達數月甚至數年的生產周期,這就決定了農業生產者必須結合農作物的生長特點,在農作物的不同生長階段及時的投入勞動,農業生產組織的責任心、主動性和靈活性在其中發揮決定性的作用。而勞動者付出的全部勞動將最后體現在農作物的產量上,而不可能像制造業那樣,分別計量和監督生產過程各個環節中勞動者付出的有效勞動的勞動數量、勞動強度和勞動質量。由于農業空間分布太廣、勞動工種繁多、作業分散,使得對農業生產中勞動努力程度的監督變得十分困難,監督成本也極為高昂(羅必良,2004)。
  
  因此,農業生產的上述特性對農業生產組織提出了較高的要求。而家庭農場“天然為低”的管理成本有效地適應了農業生產的這些特性(胡新艷,2009),家庭作為一個特殊的利益共同體,擁有包括血緣、感情、婚姻倫理等一系列超經濟的社會資本紐帶,具備靈活的信息反饋和決策機制,更容易形成共同目標和行為一致性,在農業生產過程中不需要進行精確的勞動計量和監督,使勞動者具有很大的主動性、積極性和靈活性,最大程度的發揮“擁有者精神”。孫新華(2013)也指出:“只有讓勞動者擁有全部剩余索取權才能徹底解決農業生產中的勞動監督問題。而符合這一條件的經營組織形式就是家庭?!?br>  
  2. 家庭農場能夠以企業理念經營農業。徐勇、鄧大才(2006)在深入分析經典小農理論的基礎上,提出了對當前中國小農的動機和行為具有更強解釋力的社會化小農理論,他們認為小農是理性的,其理性表現為“農戶家庭追求貨幣收入最大化,緩解生產和生活消費膨脹的現金支出壓力,小農家庭的一切行為圍繞貨幣而展開”,而不像企業一樣追求利潤最大化。相比于傳統小農戶,家庭農場是以市場為導向,以職業農民為生產主體,以追求利潤最大化為目的,以企業經營理念從事農業生產,按照成本效益核算方式對農業經營進行核算的自主經營、自負盈虧、自我發展、自我約束的現代農業經濟組織。因此,在利潤最大化動機的激勵下,家庭農場更加具有市場意識、現代經營管理意識和風險防范意識,對農業生產新技術、新品種、新設備、新管理方式等現代生產要素的需求更加強烈。家庭農場不僅要把土地產出率盡可能提高到最佳,也要兼顧到勞動產出率的均衡提高,通過勞動、土地、資本、技術等生產要素的優化配置和更新來實現最佳效益。
  
  3. 庭農場具有適度規模經濟效應。李谷成等(2009)以1999-2003年湖北省農戶數據為證據,利用隨機前沿生產函數法實證分析了農戶農業效率與耕地規模的關系,印證了森所提出的“IR關系”。李谷成等的研究深刻揭示了小農戶農業經營的內在弊端,即目前中國一家一戶的超小農戶雖然具有土地產出的內部效率,但是卻缺乏整體效率和外部效率:農業生產的專業化、集約化、社會化水平無法得到有效提高,農業資源配置難以實現規模經濟,無法有效降低農業經營成本,難以分享整個農業產業鏈上的收益。而家庭農場能夠以邊際成本遞減的方式使用先進的生產技術和管理方式,提高農業生產的社會化分工和專業化水平,使生產要素的投入水平達到最佳組合,降低農業經營的生產成本和交易成本,發揮出農業生產的規模經濟效應,從而克服小農經營的內在弊端。更為重要的是,家庭農場具有強烈的聯合和合作的需求,使得他們容易聯合起來成立農民合作社,增強對抗農業龍頭企業的市場力量,在整個農業產業鏈上獲得更高的收益。
  
 ?。ǘ┘彝マr場是具備生態自覺性的農業經營主體
  
  在小農戶占主導的農業生產模式下,小農戶數量龐大、分散經營,管控農產品投入品安全的難度極大,不利于農產品質量安全的監管,這也是我國農產品質量安全事件層出不窮的關鍵原因之一。對于那些無法直接感受到的包括農藥、化肥、除草劑、重金屬殘留等農產品內在屬性,由于種種技術因素農產品消費者往往無法知曉或者知曉成本過高,因此他們更為關注的是農產品的新鮮程度、大小、色澤、口感等一些可以直接通過視覺或者味覺感受到的主觀屬性,于是農產品消費者的消費導向也直接導致了小農戶“更重視外觀而忽視內在質量”的生產導向。即使消費者發現了農產品質量安全問題,由于同類農產品生產者數量龐大且生產環節較多,造成農產品質量安全事件的小農戶也難以被直接追溯到。因此,在上述種種因素的影響下,小農戶往往沒有能力或者缺乏足夠的激勵約束機制向消費者提供質量安全的農產品。在這種背景下,我國部分地區農業生產形成了“大水、大肥、大藥”的高消耗高投入模式,化肥農藥等要素的長期過量使用嚴重影響了我國農業的可持續發展。
  
  相比較于小農戶,在一定區域內,家庭農場經營規模大、示范效應明顯,往往也是各級政府政策扶持、技術指導和培訓服務的重點對象,也是各種先進農業技術設備的優先實驗對象,而且他們整體文化素質較高,善于學習,科學種田水平較高。特別是他們以追求利潤最大化為目的,在使用化肥農藥時會充分考慮成本收益問題,因此能夠高效率的使用化肥農藥而不會像小農戶那樣以產量最大化為導向不計成本的投入。在消費者對綠色、生態、安全農產品的需求日益提高甚至愿意以高價購買的大背景下,為了實現利潤最大化,許多家庭農場積極轉變農業生產方式,更加注重農產品的生態效益,更愿意為消費者提供品質優良、生態安全的農產品。
  
 ?。ㄈ┘彝マr場是具備較強合作意識的農業經營主體
  
  從國際經驗看,農民合作社兼具經濟組織和社會組織等多種屬性,在經濟發展、社會公平、農民教育以及民主政治等諸多領域發揮著十分重要的作用。但是從我國農民合作社發展的實際情況來看,效果卻難以令人滿意,面臨著綜合實力弱、輻射帶動能力差、運作不規范等種種問題,甚至一大批農民合作社有名無實、虛假注冊。以農民合作社發展情況較好的山東為例,據山東省2018年抽樣調研,真正發揮合作經營功能的合作社只占到20%-30%,其余70%-80%的農民合作社根本就無法規范運轉,屬于典型的空殼合作社?!盀槭裁催@樣一項農民受益的合作制度在我國無法有效運行”這一問題值得深思。按照現代經濟學理論,合作是有成本收益的,而且一般來講合作行為的長期總收益要大大高于合作行為的長期總成本。然而往往合作成本并不是平均分攤的,對一個個分散經營的理性小農戶來講,獨自承擔合作成本要遠遠大于合作的收益,此時他最理性的決策就是讓他人承擔合作的成本而自己搭便車享受合作收益,這就是典型的“個體理性所造成的集體非理性”,沒有人愿意承擔合作成本導致合作行為無法達成。從更深的層次看,即使有較高威望和公益心的個人、村集體、地方政府、農業企業等外界力量,承擔了合作成本創辦了農民合作社,但是對于戶均耕地面積7畝左右的小農戶而言,從合作行為中獲得的收益不足以對其生產生活產生明顯的改善,會在較大程度上影響小農戶參與農民合作社的積極性。
  
  與小農戶相比,家庭農場土地經營面積較大,單位土地面積收益的小量增加或者成本的小量下降,對其總收入或者總成本都會造成較為明顯的變化。而且從長期來看,參加農民合作社能夠有效地提升家庭農場的市場主體地位,使其能夠共享整個農業產業鏈條的收益,降低參與市場的交易成本。從上述經濟激勵機制看,理論上家庭農場應該具有較為強烈的合作意愿。一般來講,家庭農場大多整體經濟實力較強,在各級政府的大力扶持下有足夠的經濟能力承擔合作所需支付的成本,而且農場主大多擁有較高的人力資本和社會資本,能夠廣泛動用各種社會資源,形成以家庭農場為核心的凝聚力和向心力。綜上所述,家庭農場不但具有強烈的合作意愿,而且具有達成合作意愿的現實基礎,使得家庭農場領導小農戶或者家庭農場之間聯合起來成立農民合作社更加具有可行性,以實現小農戶與現代農業發展的有機銜接,增強家庭農場和小農戶在市場交易中的博弈力量,使他們在整個農業產業鏈條上獲取更大的收益。因此,鼓勵以家庭農場為核心組建合作社應該成為各級政府扶持農民合作社發展的重點,而且隨著家庭農場的快速發展,真正為農民提供服務的農民合作社發展的“春天”終將到來。從現實發展情況看,在2016年1135個糧食類家庭農場中,23.35%的家庭農場主是農民合作社的主要負責人,40.30%的家庭農場加入了農民合作社,這都充分說明了家庭農場參與農業合作的意愿和能力都比較強。
  
 ?。ㄋ模┘彝マr場是更注重產業鏈延伸的農業經營主體
  
  微笑曲線理論(Smiling Curve)認為,產業的價值鏈主要由處于上游的產品研發設計、中游的生產組裝制造和下游的物流品牌營銷售后服務三個環節組成。其中,處于價值鏈中游的生產組裝制造環節技術含量相對較低、產品附加值不高,處于價值鏈上游的研發設計和下游的物流品牌營銷售后服務環節技術含量相對較高、產品附加值也較高,于是產業的價值鏈就形成了一條中間低、兩端高的U型“微笑曲線”。因此,向“微笑曲線”的兩端拓展升級是提高產品附加值、獲得較高經營利潤的重要途徑,只是簡單地專注于生產環節是難以實現產業升級、獲得高額利潤的。對于大多數小農戶而言,非農產業收入已經超過農業經營收入,成為他們的第一收入來源,并且隨著農業生產性服務業特別是“托管”“半托管”等服務的快速發展,小農戶在農業生產大多數環節都能獲得相應的農業生產服務,他們已經無需在農業生產上投入過多的勞動,大多以從事非農產業生產經營活動為主,也缺乏繼續延伸農業產業鏈條的積極性。
  
  而對于家庭農場而言,他們中有相當一部分來自于農資經銷商、農產品加工商、農機服務大戶等等,他們原本就是處于與農業生產相關的產業鏈條上,在從事農業規模經營后他們會更加重視農業產業鏈上的延伸,積極向農業附加值更高的“微笑曲線”兩端延伸。比如一些家庭農場向周邊農戶提供農業機械服務、農業生產資料供應、農業病蟲害防治等生產性服務,其在農業規模經營中服務供給的特征也很明顯,兼具農業生產者和服務供給者雙重主體的地位,實現了農業生產性服務的溢出。在2016年1135個糧食類家庭農場中,擁有插秧機且對外提供服務的農場占比為47.40%,擁有聯合收割機且對外提供服務的農場占比為46.89%,擁有烘干機且對外提供服務的農場占比為70.97%。家庭農場兼具農業生產者和服務供給者雙重主體的地位,是當前農業生產性服務市場發展滯后的結果,具有一定的市場合理性,有效地降低了家庭農場的農業生產成本,提高了家庭農場的收益水平,也較大程度的提升了農業生產服務業的整體水平,是當前農業專業化生產性服務市場的重要補充,而且在農業生產資料供給、農產品烘干、儲存乃至農產品加工方面的服務功能將與其生產功能長期并存。
  
  三、家庭農場經營績效的實證分析
  
  通過上述理論分析可以看出,家庭農場能夠成為實現小農戶與現代農業有機融合的重要載體,是最符合現代農業發展需要和政策目標的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然而,從實證角度來看,“家庭農場到底符不符合中國人多地少的特殊國情和現代農業的未來發展方向”這一問題尚需進一步深入研究。本文將從比較分析小農戶與家庭農場經營績效和不同規模家庭農場經營績效兩個層次進行實證研究。
  
 ?。ㄒ唬┬∞r戶與家庭農場經營績效的比較分析
  
  1. 數據來源
  
  本部分數據來源于2015年初課題組委托山東師范大學學生對山東省泰安、菏澤、德州、聊城等中西部地區小農戶與家庭農場的調研。為了便于小農戶與家庭農場的對比研究,課題組特別要求參與調研的學生必須按照“經營面積為50畝以下的農戶”和“經營面積為50畝以上的農戶”進行1:1的比例進行調查。本課題共發放230份調查問卷,收回227份有效問卷,有效率達到98.6%??紤]到調查樣本土地規模的分布均衡性和樣本個數的分布均衡性,本文把小農戶與家庭農場劃分為6個組別,分別是面積為0-20畝(不含20畝,以此類推)、20-40畝(含20畝,以此類推)、40-60畝、60-110畝、110-200畝和200畝以上。其中,0-60畝大體上可認定為小農戶,60畝以上可認定為家庭農場。經營面積為0-20畝的占比為32.60%,20-40畝的占比為16.74%,40-60畝的占比為17.18%,60-110畝的占比為10.13%,110-200畝的占比為11.45%,200畝以上的占比為11.89%。
  
  2. 農戶最優經營規模的標準選擇
  
  農戶本質上屬于微型企業組織,同樣面臨著最優經營規模問題。針對農業生產的最優規模標準問題,許多專家學者從不同的視角進行了深入的研究。如郭慶海(2014)認為農戶最優經營規模應確保以下兩點:從效率的視角看應該能夠實現農戶收益最大化,從收入的視角看農戶應該能夠獲得與城鎮居民(或外出務工農戶)大體相當的收入水平。張紅宇(2014)提出了確定農戶適度規模經營的三大標準:一是與家庭成員的勞動生產能力和經營管理能力相適應,二是能夠實現較高的土地產出率、勞動生產率和資源利用率,三是能夠確保經營者獲得與當地城鎮居民大體相當的收入水平。林萬龍(2017)認為,不能單純的以生產收入來倒推農戶最優經營規模,必須考慮農業勞動力轉移數量這一現實約束,否則可能會帶來嚴重的社會問題。綜上所述,張紅宇從理論和現實兩個角度提出了農戶最優經營規模的標準,是比較符合我國農業發展實際的。本文將在小麥生產調研數據的基礎上,以張紅宇提出的標準為基準,并綜合考慮其它一些標準,通過比較分析家庭農場與小農戶的生產經營狀況來嘗試界定農戶最優經營規模。
  
  3. 農戶最優經營規模的實證分析
  一是農戶最優經營規模要實現較高的土地產出率、勞動生產率和資源利用率。能夠實現勞動、土地、資本、技術等農業生產要素的有效配置是對農戶最優經營規模的基本要求。從表1可以看出,不同規模農戶的小麥畝均成本分別為858.2元、850.31元、828.26元、811.02元、807.68元和852.97元,畝均產量分別為1098.35斤、1060.67斤、1000.84斤、1063.87斤、905.15斤和903.37斤,畝均凈收入分別為490.09元、397.91元、362.11元、480.62元、310.71元和277.74元,畝均凈利潤率分別為57.11%、46.80%、43.72%、59.26%、38.47%和32.56%。從上述數據可以看出,200畝以上家庭農場“大投入小產出”,明顯缺乏效率;60-110畝家庭農場“小投入大產出”,效率較高;0-20畝小農戶“大投入大產出”,110-200畝家庭農場“小投入小產出”,20-40畝、40-60畝小農戶的生產特征不明顯,無法準確的判斷是否具有效率。從表2可以看出,不同規模農戶小麥生產的綜合技術效率分別為0.541、0.661、0.556、0.666、0.460和0.500,60-110畝的家庭農場生產效率最高,200畝以上的家庭農場生產效率最低,20-40畝的小農戶與60-110畝的家庭農場生產效率大致相當。綜上所述,從生產效率的角度看,20-40畝的小農戶和60-110畝的家庭農場都是有較高生產效率的農業經營主體。
  
  二是農戶最優經營規模要確保農戶能夠獲得與當地外出務工農戶(或城鎮居民家庭)大致相當的收入水平。該標準主要是從機會成本的視角來探討農戶的最優經營規模。按照機會成本理論,如果農民專業從事農業生產經營,從短期看將失去在非農產業就業可能獲得的收入,從長期看將失去成為城鎮居民可能獲得的非農產業收入。因此從機會成本的視角看,從短期看農戶最優經營規模要能夠保證農業從業人員獲得與農村外出務工勞動力大體相當的收入水平,從長期來看要能夠保證農戶家庭獲得與當地城鎮居民家庭大體相當的收入水平。
  從表3可以看出,不同經營規模農戶的勞均純收入分別為19657元、31187元、25603元、40814元、49567元和101338元,2014年山東省農村外出務工勞動力年收入為35580元,0-20畝、20-40畝、40-60畝的小農戶與60-110畝、110-200畝、200畝以上的家庭農場與山東省農村外出務工勞動力收入差距之比分別為0.55:1、0.88:1、0.72:1、1.15:1、1.39:1和2.85:1。0-20畝、20-40畝和40-60畝小農戶的勞均收入要低于農村外出務工勞動力收入,60-110畝和110-200畝家庭農場的勞均收入與農村外出務工勞動力收入大體相當,200畝以上家庭農場的勞均收入要遠遠高于農村外出務工勞動力收入。因此,從短期來看,60-110畝、110-200畝的家庭農場屬于比較合意的經營規模范圍。
  
  從調查樣本看,不同規模農戶的人均純收入分別為9600元、17079元、15481元、22896元、26513元和52696元,2014年山東省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29222元,0-20畝、20-40畝、40-60畝的小農戶與60-110畝、110-200畝、200畝以上的家庭農場人均純收入與城鎮居民收入的差距之比分別為0.33:1、0.58:1、0.53:1、0.78:1、0.91:1和1.8:1。0-20畝、20-40畝、40-60畝小農戶和60-110畝家庭農場的人均純收入要低于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0-200畝家庭農場的人均純收入與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大體相當,200畝以上家庭農場的人均純收入要高于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因此,從長期來看,110-200畝的家庭農場屬于比較合意的經營規模范圍。
  
  三是農戶最優經營規模要能夠與家庭成員的勞動能力和經營管理能力相適應。此標準具有兩個層面的含義。一是指農戶經營規模不能過小,其家庭成員無法在農業內部實現充分就業,無法充分發揮他們的勞動生產能力和經營管理能力,只能轉移到非農產業從事兼業化經營。從調查樣本看,2014年不同規模農戶的專業化率分別為28.9%、34.0%、37.5%、80.9%、86.2%和83.1%。0-20畝、20-40畝、40-60畝小農戶的專業化率明顯偏低,家庭成員無法在農業內部實現充分就業,因此沒有達到農戶最優經營規模。二是指農戶經營規模也不能過大,超出了其家庭成員的勞動生產能力和經營管理能力范圍。如果農戶經營規模過大,他將面臨以下兩種選擇:只是依靠自身家庭成員粗放式經營,這將無法實現生產要素的有效配置,農業生產效率難以提高;雇傭農業工人與家庭成員共同經營,如果雇工數量較少,其生產活動能夠得到有效的監督,則適度雇工經營能夠促進農業生產效率的提高,但是如果雇工人數較多,其生產活動無法得到有效監督,雇工就容易產生機會主義行為,農業生產效率就會降低。因此,從整體上講,農戶最優經營規模應該與家庭成員的勞動能力和經營管理能力匹配,少量的雇工是有益的補充,但是大量的雇工則是無益的。
  
  通過上述分析可以看出,從生產效率的角度來看,20-40畝小農戶和60-110畝家庭農場是比較合意的農戶最優經營規模;從收入的角度看,短期內60-110畝和110-200畝的家庭農場是比較合意的農戶最優經營規模,長期內110-200畝的家庭農場是比較合意的農戶最優經營規模;從家庭成員生產管理能力的角度來衡量,60-110畝、110-200畝和200畝以上的家庭農場可能是農戶最優經營規模,但是經營規模也不能過大。綜合考慮上面三個標準,60-110畝的家庭農場是最有生產效率的農業經營主體,是2014年山東省中西部地區小麥種植的最優經營規模。
  
 ?。ǘ┎煌幠<彝マr場經營績效的比較分析
  為了更為準確的把握全國家庭農場發展的整體情況,2014年農業農村部農村經管司委托中國社會科學院農發所開展全國家庭農場監測工作,目前全國家庭農場監測工作已經持續進行5年,監測樣本覆蓋31個?。ㄊ?、自治區),按照隨機抽樣分層原則,每個省選擇3個樣本縣約100個家庭農場。本文使用2016年家庭農場的監測數據。2016年全國共獲得2998個有效樣本,其中1964個種植類家庭農場,糧食類家庭農場1227個,占種植類家庭農場有效樣本的62.47%;養殖類家庭農場418個,種養結合類家庭農場568個,其它類家庭農場48個。本文將以糧食類家庭農場為研究對象,剔除如土地經營規模過大、以雇工經營為主等的樣本,最終獲得1135個糧食類家庭農場有效樣本。從表4可以看出,在1135個糧食類家庭農場中,平均經營面積為291.67畝,自有勞動力為2.87人,平均總收入為588592.99元,平均總成本為463446.58元,平均凈收入為125146.40元,平均成本收益率為27%,畝均收入為501.78元,勞均凈收入為50316.03元。從以上數據可以看出,我國家庭農場總體發展形勢良好,正處于平穩健康發展態勢中,整體經營績效較好。
  
  從表5和圖1可以看出,隨著土地經營規模的不斷擴大,家庭農場的平均總收入整體上呈現出逐步增加到大幅下降的趨勢,經營面積在700-800畝家庭農場的平均總收入最高,800-900畝家庭農場的平均總收入出現了較大幅度的降低。家庭農場的平均總成本呈現出與平均總收入大體一致的趨勢,50-100畝家庭農場的平均總成本最低,700-800畝家庭農場的平均總成本最高,800-900畝家庭農場的平均總成本也出現了較大幅度的降低。家庭農場的平均凈收入呈現出與平均總收入、平均總成本大體一致的趨勢,50-100畝家庭農場的平均凈收入最低,700-800畝家庭農場的平均凈收入最高,800-900畝家庭農場的平均凈收入也出現了較大幅度的降低。從平均凈收益率看,家庭農場趨勢線比較復雜,100-200畝家庭農場的平均凈收入率最高,達到37.21%,然后隨著土地經營規模的擴大,平均凈收入率逐步下降,200-300畝家庭農場的平均凈收入率降到20.36%,隨后逐步增加到32.39%(400-500畝),又整體呈現出繼續下降的趨勢。
  
  從表5和圖2可以看出,經營面積在50-100畝家庭農場的畝均土地產出率最高,為979.84元/畝,其次是100-200畝家庭農場的畝均土地產出率,為740.80元/畝,且隨著經營規模的逐步擴大,家庭農場的畝均土地產出率整體上呈現出逐步下降的趨勢,在800-900畝達到最低點,為255.38元/畝?!?0-100畝家庭農場的畝均土地產出率最高”這一結論與“小農戶與家庭農場經營績效比較分析”的結論“60-110畝的家庭農場是最有生產效率的農業經營主體”大體吻合,不同的數據來源產生了大體類似的結論,這兩個結論得到了相互的印證。從平均勞動生產率看,隨著經營規模的逐步擴大,家庭農場的平均勞動生產率呈現出逐步上升的趨勢,在700-800畝達到最高點,但是在800-900畝出現了大幅下跌。
  
  四、研究結論
  
  綜上所述,從理論上講,與小農戶相比,適度規模的家庭農場能夠有效的實現資源要素的優化配置,是與市場機制兼容度更高的專業化農業經營主體;能夠有效推動農業生產方式轉變,與我國發展綠色生態農業以促進農業提質增效的長遠目標相吻合;能夠提高小農組織化程度,促進小農戶與現代農業的有機銜接,促進一二三產業深度融合發展。因此,家庭農場是一種更高層次、更高效率、更可持續的最符合現代農業發展需要和政策目標的新型農業經營主體。通過兩個層次的實證分析說明,適度規模的家庭農場而非小農戶是當前最有生產效率的農業經營主體,然而在當前農業生產條件下,并非所有的家庭農場都是有生產效率的農業經營主體,如果家庭農場超出自身的經營能力范圍也是同樣缺乏生產效率的。當然,家庭農場最優經營規模屬于一個動態演化的范疇,受到自然、社會、經濟、文化、技術等多方面因素的影響,在不同條件的國家和地區,在同一國家和地區在農業發展的不同階段,家庭農場最優經營規模也在動態變化。我國地域廣闊,不同地區自然經濟條件差異較大,農業發展也處于不同的階段,在全國范圍內劃定一個通用的家庭農場最優經營規模,顯然是完全不可能而且不切合實際的,可行的途徑是綜合考慮一定區域范圍內的農業資源稟賦、農業發展階段、農作物品種等諸多因素大體上測算出該地區的家庭農場最優經營規模。
  
  作者:王新志,山東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副研究員;杜志雄,中國社會科學院旅游研究中心學術顧問,中國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黨委書記、副所長
  
  原文刊載于《東岳論叢》2020年第7期,有刪節,參考文獻及注釋略

來源: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 責任編輯:李宛潔
相關閱讀 (關鍵詞:旅游)
勿盲目扎堆“網紅地” 2020-08-17
浙江“六重六抓”促夜間文旅消費 2020-08-17
河南:“文旅+工會”促旅游市場回暖 2020-08-17
2020京津冀房車巡游暨文化旅游精準扶貧交流活動啟動 2020-08-14
金秀瑤妹汪云貴:返鄉致富天地寬 2020-08-14

1661
宁夏11选5前三直